上海青、小油菜、小白菜和瓢儿白,确实是一种菜,但可能不一样

再点个素菜

菜单上的香菇油菜被端上餐桌

北方人在南方人诧异的眼神中下筷

这不是瓢儿白嘛!川妹子马上就要“劳资蜀道山”。

这明明是上海青,江浙人十分笃定。

嗯对,我们本地叫“矮脚青”,上海人点头附和。

啊?这是小白菜啊!广东人急忙否定。

以上场景,若是在网络、信息传播不是特别发达的年代,一旦餐桌上一帮南北交融热爱生活的人聚在一起,大多都会发生。

彼时,关于小油菜(我是北方人)到底是啥的辩论,不同于豆腐脑的甜咸之争,只为坚守牙牙学语时就已牢记于心的名字。

近几年,在媒体人一遍遍的科普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上海青、小油菜、小白菜和瓢儿白,其实就是一种菜,辩论场景已然少见。

不过我们仍会在网络上发现一些朋友在科普“上海青和小油菜的区别”,“瓢儿白可不是小油菜”、“小白菜不等于上海青”等相关内容。

也就是说至今还是有人觉得上海青、小油菜、小白菜和瓢儿白不是一种蔬菜,并且通过展示它们之间确实存在的“不一样”来证实“不是一种”的观点。

越来越多的人说“是一种菜”,但上海青、小油菜、小白菜和瓢儿白又确实“不一样”,于是很多朋友再度迷惑想要探个究竟,求个所以然。

其实“是一种”和“不一样”同时存在并不矛盾,为彻底解决疑问,今天给大家讲讲“是一种”,说说“不一样”。

植物分类学上是一种菜

要妥善解决疑问,我们首先要了解物种、亚种、变种和品种四个概念。

以上关于物种、亚种、变种、品种的定义,虽不能完美诠释表达实际问题(因动植物分类不少地方本身就存在争议),但物种、亚种、变种和品种的区别还是表达的较为清楚。

从概念上看,我们可以发现,物种和亚种可视为平行关系,之下是变种,然后才是品种,品种和物种、亚种、变种之间存在从属关系,同一物种、亚种、变种可能有诸多品种。

植物分类学上将上海青、小油菜、小白菜和瓢儿白称为“青菜”(《植物志》),为芸薹属的一个植物种。

所以说它们“是一种”没有问题,不过在我看来这样分还不够细致,不能更近的表达上海青、小油菜、小白菜和瓢儿白“是一种”的关系。

可能说芸薹属有的朋友并不了解,但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常吃的很多蔬菜都来自这个属,比如芥菜、白菜(结球白菜)、甘蓝等,芸薹属蔬菜可谓是蔬菜圈的半壁江山。

若按以上分类,在芸薹属下,青菜和甘蓝算是一个等级,但甘蓝这一物种之下还有花椰菜、包菜、羽衣甘蓝、抱子甘蓝这些变种。

而上海青、小油菜、小白菜和瓢儿之间的关系比花椰菜、包菜、羽衣甘蓝、抱子甘蓝之间要更近。

事实上当前世界范围内对芸薹属植物的分类并不统一,其它分类方法可以把上海青、小油菜、小白菜和瓢儿白在“种”这一层面分的更近。

学界在植物分类学上也有人把上海青、小油菜、小白菜和瓢儿白称为“普通白菜”。

普通白菜是芸薹属小白菜亚种植物下的一个植物变种,将它们称为普通白菜,更能表现关系之近(前人这种分类是为了把关系更近“白菜类蔬菜”分出来,改天我专门聊一聊,你会发现其实很多菜都是白菜)。

品种、环境、种植等因素产生区别

上海青、小油菜、小白菜和瓢儿白在植物分类学上是一种菜,毋庸置疑,但是比较之下确实又“不一样”,这是为何呢?

解释这个问题就需要一些农学知识了。

首先,作物的栽培品种不同可能导致外观、口感、味道等植物表象特征的不同(除了表象问题我们选育的品种还会有抗病能力、环境适用性等内象的不同,与文无关不详说)。

不同栽培品种的情况下,通俗的讲就可能出现“上海青比小油菜叶片大”、“瓢儿白比小油菜更嫩”、“小白菜比上海青清甜”等“不一样”。

当然上海青、小油菜、小白菜和瓢儿白之间之所以有是不是一种菜的争议是因为它们的表象差异很围观,而栽培品种差异大到可以让你认不出来,比如紫色油菜、奶白菜、高杆白菜等等就不会有人说它们是“上海青”,但是植物分类学上它们还真是一种菜,这里可以联想红富士和蛇果。

其次,即便是同一品种,生长环境和种植管理的不同,也会产生“不一样”。

比如说,把上海青4号品种,种到苏州,可能大致长得都一个样,但是若种到甘肃,那可能就有区别了,这是生长环境导致的“不一样”。

再比如说,上海有俩邻居同种上海青4号,一个精心照料,肥水及时;另一个粗放管理,那最终收获的蔬菜也有区别,这是种植管理导致的“不一样”。

因此从这些角度来看,说上海青、小油菜、小白菜和瓢儿白不一样并没有错。

本文我即说了“是一种”又讲了“不一样”,并不是要阻断大家的争议和讨论,毕竟自然科学和农业本是发展的,也不是一家之言,并且争议和讨论有时候也是一种乐趣,也能促进自然科学和农业的发展。

原创不易,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赘述不详,欢迎探讨!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