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吊炉烧饼,儿时的美食记忆

Estimated read time 0 min read

烧饼,对于华北地域的很多人而言,并不陌生。集市、公路旁常有支着炉子打烧饼的小贩,老远就能浓浓的芝麻香味,就像新疆的馕坑飘出的那样。

记得小学时老家的烧饼大的一个两毛钱,小的一毛钱,摊点离家四五里地,逢集才可能吃到,但是一年吃到不过四五次,毕竟烧饼是辅食零食是商品,真正的主食是馍馍、面条、饼子等,农民家的孩子吃零食的少,不是不想吃,而是没有钱买,几乎家家户户都是这样,钱要精细到分和毛,用在刀刃上。我有个邻桌,学习很好很刻苦,缺乏营养满脸黢黑形体消瘦,家里给她一周吃一个都保供不上。

小学时候,每年都要去镇上参加竞赛,家里会给些零花钱以示奖励,少则五毛,多则一两块,那时候考试不管饭,吃饱了去,考完就自己走回来,几个同学约好疯疯癫癫玩着走着就来回考完了,一点也不感觉累。

相比于被选上尖子生去赴考,腰包里有了可以自由支配的零花钱的兴奋更多一些。考完出来都冲到镇上买吃的,小笼包,肉盒子,烧饼,基本就是这么多,可就这些就已足够填满敞开的味蕾。吃烧饼没有水,干吃烧饼噎得慌,脸红脖子粗一会儿食道就又顺了,又开始大快朵颐……

最单纯的美食,带给了我们最童真的快乐,最纯朴的味道,最久远的回忆。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