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蔬菜宝宝”豆芽菜的历史和中医价值

豆芽菜的历史渊源

“芽莱“也称“发芽蔬菜“、“蔬菜宝宝”,包括种芽菜和体芽莱两种,属“活体蔬菜“。前者是由各种谷娄、豆类种子萌发形成的芽苗菜,如黄豆芽、绿豆芽、萝卜苗、绿色黑豆芽苗等.后者则指直接在植抹上长出的幼梢或幼茎,如香椿芽、豌豆苗、南瓜梢、红薯梢等。“芽菜”多在棚室等保护地生产,生长期短,而且在生产过程中一般不用化肥和农药,只要浇适量的水就行了。营养靠种子和植物本身供给,属于无公害绿色食品。尤其是在室外种植的时令“芽菜”,如香椿芽、南瓜梢、红薯梢等,更是原汁原味、没有受到任何污染的绿叶蔬菜。

在我国,豆芽最先是以黑大豆作为原料,现存最早的中药学著作《神农本草经》中,豆芽被称为“大豆黄卷”,并列为“中品”,还记载了做豆芽的方法:造黄卷法,壬癸日(指的是冬末春初之时),以井华水浸黑大豆,候芽长五寸,干之即为黄卷。用时熬过,服食所需也。豆芽的出现,最早可追溯到汉代。古人把豆芽菜称之为“豆莲”、“掐菜”,顾名思义,指的是绿豆去掉根须的“梗”。豆芽作为素菜食用,在宋代已经相当普遍。当时豆芽与笋、菌,并列为素食鲜味三霸。如宋代林洪的《山家清供》中就有一段关于豆芽的记载,大意是说:温陵(今福建泉州)人家,中元(农历七月十五)前数日,以水浸黑豆,曝之。及芽,以糠皮置盆中,铺沙植豆,用板压。长则覆以桶,晓则晒之,欲其齐而不为风日损也。中元,则陈于祖宗之前,越三日出之。洗,焯以油、盐、苦酒、香料可为茹,卷以麻饼尤佳。色浅黄,名“鹅黄豆生”。可见,当时人们对生豆芽、用豆芽做菜已经很熟练了。宋人陈元靓在《岁时广记》中记述“夕”用水浸发绿豆芽,视这为“生花盆儿”。当时人们在农历七月初七前十日,以水浸绿豆,每天换两次水,待芽长到五六寸长时,将绿豆芽移至花盆中,到七夕乞巧时可长得亭亭玉立,谓之“生花盆儿”。清代对烹用绿豆芽颇为讲究,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记有绿豆芽配燕窝的佳肴。有人嗤之以鼻,说“极贱而陪极贵”不妥。而袁枚却说,发这种议论的人乃不知惟巢由正可陪尧舜也。袁枚以尧舜时的名人巢父和许由来譬喻豆芽菜,可见绿豆芽身价不菲。

豆芽菜的中医观点

豆芽的药用价值还收到医学家的推崇。明·李时珍《本草纲目》中就有这样记述:“绿豆处处有之⋯.北人用之甚广,可作豆粥、豆饭、豆酒、炒食、素食,磨而为面,澄滤取粉,可以作饵顿糕,荡皮搓索,为食中要物。以冰浸湿生白芽,又为菜中佳品。“白芽”即绿豆芽,是将豆放在避光之处,加湿处理发芽而成。清代名医王孟英的《随息居饮食谱》说生豆芽研绞汁服,解一切草木金石诸药、牛马肉毒,或急火煎汤冷饮亦可。

中医认为:

绿豆芽:性味甘寒,清热,利水,解毒。不仅能清暑热、通经脉、解诸毒、疏利三焦,还能调五脏、美肌肤、利湿热,适用于湿热郁滞、食少体倦、热病烦渴、大便秘结、小便不利、目赤肿痛、口鼻生疮等症。凡体质属痰火湿热者,血压偏高或血脂偏高,而且多嗜烟酒肥腻者,常吃绿豆芽,可起到清肠胃、解热毒、洁牙齿的作用,有利于降血脂、软化血管、健康减肥。

黄豆芽:性味甘平,清热,润燥.降血压豌豆芽,性昧甘平,除消渴.去呕吐,止下泄,调和五脏六腑。蚕豆芽,性味甘平,微辛,利肠胃,凋和五脏六腑。豇豆芽,性味甘平.理中益气,补肾健胃,和五脏,生精髓,利尿。

花生芽:甘寒、微苦涩。入肝、心、肺三经,具有清肝、安神、化痰等功效。另外,由于花生芽富含白芦藜醇,它还具有抗癌、延缓衰老等作用。中医药典上早就有绿豆芽可以“通经络”、“调五脏”的记载,这是说它具有使人体和顺、避免臃滞堆积的作用。

歌颂“蔬菜宝宝”

历代,关于以豆芽为题的诗文也不在少数,但最为后人传诵的当属明代文人陈嶷的那首《豆芽赋》:“有彼物兮,冰肌玉质,子不入于污泥,根不资于扶植,金芽寸长,珠蕤双粒;匪绿匪青,不丹不赤;白龙之须,春蚕之蛰。”细细读来,寥寥数笔,岂不是把普普通通豆芽菜的“音容笑貌”,描绘得惟妙惟肖。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