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瓜高瓜,怎样做出一盘扬州人爱吃营养师夸好的炒高瓜

被抱怨挑食的,都是在菜篮子上没有主动权的,需要偶尔政权交接一下,才会知道,嗯,确实这个菜我很少买。

营养师经常安慰那些因为被投诉挑食而略有不安的,那种投诉甜蜜而宠爱。

如果不是极度过份挑食,对健康的影响不是很大,世间那样多的食物,本来就跟那样多的人一样,有的人有的菜,你喜欢多亲近,便多亲近。而那些你不喜欢的菜里面的某些营养成分,说不定在另外一些菜里能得偶遇。

有的朋友你无法改变他对动物性食品的拒绝,优质蛋白质和维生素B12以及铁以及胶原蛋白,也自然可以有别的渠道补充。

坊间流行一种说法,当你想吃某一种东西,其实是身体对某种营养素的补充性召唤。

口感不是某种营养素,口感是一种体验式记忆。

口感的记忆决定了挑什么食,有人喜欢青菜,有人喜欢茭白。

素菜而天生具备肉的口感的,茭白和杏鲍菇之外,我想不起还有其它,杏鲍菇还有一个名字更直白,鸡腿菇,不知道是名自外形还是名自口感。

茭白红烧肉,我喜欢加两块兰花干子一起烧,放冰糖,烧到汤汁起粘完全收干,茭白与肉几乎难分仲伯,兰花干饱吸了汤汁又韧又香。

没有肉,茭白毛豆米炒青椒也可以的,茭白和青椒都切成细丝,更入味。

上班族的急救章,茭白炒青椒也行。茭白得是新鲜的白中泛黄带绿的扁圆身子,切开来没有一点儿老年斑那种,青椒就选扬州薄皮椒,一放青椒香不同。扬州家常菜甚少独一味,哪怕多配点蒜瓣蒜末,也要整个复合味出来。

炒出一盘好吃的茭白,除了原料新鲜正宗之外,刀工与火工缺一不可。老王爱茭白,老王的刀法着实不敢恭维,他切的茭白,不是砖头,就是烧火棍。

青椒炒茭白宜切片,与茭白斜45度入刀,风吹柳枝万条斜那样批发式薄片切出来,厚薄均匀的鹅蛋脸(如果是锥子脸,成批发网红了)。青椒也是15度入刀,切出尽可能大的横截面,释放更多辣椒素。

火候更关键,煤气灶的火要给力,够猛,有的品牌的灶具,温吞火真不适合中式烹调,铁锅不能太厚,得有柄,老王炒茭白颇有点照猫画虎剽悍风,颠勺,颠得六角铮铮,火舌子张牙舞爪,锅气出来了。

我觉得青椒炒茭白必须得是白的,一清二白煞是悦目,老王执意点一点酱油,有了酱油,就必须配红糖或者白糖提鲜。

这茭白片,吃到嘴里,虽不及红烧和茭白滚刀块子霸壮,也是多少有点肉卓卓的了。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